• 2009-02-11

    元宵 前日 - [色| 流放]

     元宵之前 睽违之后

    旧历 2009 开始的有点仓促 小年夜的直播 通宵后 年三十昏昏欲睡

     狠狠地睡了一个星期 即将继续的 常规版和第四季的直播 元宵之前 

    太太 老杨 和我 睽违之后 粼粼潋滟 和煦涟漪 晕晕圈圈 前赴后继

     

     

    转正的手续开始地如火如荼 笼罩了电视梦想的玻璃钟罩 两年之后

    2006 所有的第一次 可掬的笑脸不愿收敛 横冲直撞的日子 继续着

    闭上眼睛 白鸽的喘息 彩球的分量 能堆积的这些一古脑儿奋力膨胀

    犹如老杨的豆豆和肉肉般顽固的那些 不紧不慢 蓬勃滋生 生生不息

  • 2009-01-12

    过昔 暖溢 - [暖|专注]

    过昔暖 溢瞬时 留驻方寸

     

    连续三季的麦霸城市对决直播 昏昏沉沉之后 遗留的片刻 方寸收藏

    壹月 杭州大剧院

     

     

    拾贰月 绿茶  江南驿

     

     

     

    拾壹月  沈阳

     

    拾月 三亚

     

    拾贰月拾陆 阿妈北上 

     

  • 2008-11-05

    秋雨 双年 - [暖|专注]

    秋雨飘摇 中 双年已过

     

    九月 十月 欢腾无休止的忙碌和折腾 喘息 贪婪地睡眠补给 周而复始

    难得的周末 完整的双日 一天交给周公 一天交给双年 “快城快客”

    秋雨飘摇的时候 陪着自己坐上动车 水珠 在玻璃上的支路 四通八达

    IPOD里森下幸路 曲折而委婉 身边的OL 飞快地操纵键盘 沉浸之中

    由我之前三排的四个东北女人 豪不矫作的嗓门 呼风唤雨地不停弥漫

    耳塞里的音符 很贴心地舞动到最揪心的那颗 昏乱着窗外的急速倒退

    觉得悠然自得 免疫源自漫天纠结的声轨 音频 无“心”睡眠恰如其分

    钢筋水泥的摩登丛中 红墙钟楼的古朴 城与客的急速变迁 浓缩于目之所及

    你和我 所有的排列组合 交集永远是物质的 吃着喝着 笑着怒着 这些平常

    由大而小的环环相扣 醉心于升迁的人们死死地往越来越小的框里束缚自己

    小小团队里的伟大政权巩固 框死了纯真冲刺的心 城堡顶端松散下的 沙粒

    追逐着秋风 被飘摇的雨丝打死在斑驳的斑马线上 吸进清洁车隆隆的心脏里

    一盏台灯引起的光晕 趋之若鹜地 不停追赶 仰望可及的巨大玻璃钟罩

    笼络了的浮夸吹捧的谎言 咆哮出来的雷厉风行 紧紧缠着易碎的内心

    钟罩边缘的我们 维持着自己的笑脸 积累着自己的年岁 奔过个个双年

    光线照耀着的表情 憧憬的神情 一如既往地死守 欢腾的以后 回望舒心

  • 2008-10-20

    海天 憩息 - [色| 流放]

    三亚的 天地 憩 息悠悠

    整整两个半月的没日夜的加班 充实地学到了锻炼了很多 充实和忙碌 并存

     四天假期 把时间给了 三亚 的蔚蓝 和 金黄 飞翔 自由地 捕捉云层的幻化 

    第一天落地号称天下第一泉的四田温泉 咖啡 花瓣 中药 不同口味 浸泡自己

     空中雨丝尽情 咸湿的空气 弥漫各种香味 抛开连续加班的疲累 把 思索放空  

    清晨 白色海鸟 的天然闹钟 椰子的 淡雅余味还在唇齿 海边的清晨 呼吸极力

    亚龙湾五号 别墅的群落 移师到此 忽有三秒 即逝的过于奢华的 罪恶感  

     源于别墅内泳池 的兴奋 而 沙滩 浪花 美食 一切吸引 三天里 贪婪欣享  

     

  • 2008-08-03

    狂笑 弥漫 - [色| 流放]

     太多美 妙堆叠 笑得 癫狂弥漫

    身边一直延续着惊喜 收视揭晓 越来越高 第一 看似很不错 哈 爽翻

    午后的MT白色空间 避开周末的人流和尴尬 这个下午清幽得如同包场

    卡卡三点才到 幸福堆叠在脸上 和他一起总会牵扯起过往的点滴神经

     叙旧笑谈 开始变得轻松自在 一年时间 这样跑过 心装着新的人和事

    现在的这些 瞎捣鼓的这些 蒸蒸日上 是个不错的词儿 这些就是这样

     

    家里的点点 一直来相见如故 讨厌有色狗种的自己 就是对他可亲可爱

    静静趴在身边听着键盘的打击乐 偶尔抬头 有人说你抬头纹和白发 哈

    刘同学闲情逸致 功夫茶香味弥漫 苦涩的口感不太适应 清香绕梁飘游

    青绿的纯白交融 淡淡阳光下 窗外雨后 凉快 家里暖色妖娆 不紧不慢

     

    抽空参加了宪哥的群访 综艺大哥的风范依旧豪迈 穿着鲜有的闪亮 开心

    接着是SOS的演出 这个年纪依旧活力四射 老牌的舞曲 典型的台客风 哈

     

    庆功宴后 穿越湖水 梅家坞 钱塘江 兜风的乐趣在于随性飘洒思绪的粉尘

    许巍的激昂和着钻过天窗的空气 左边的水晶光芒溢射 思考开始罢工休眠

    隧洞蜿蜒橙色 把身子探出天窗 自由迎面相拥 身边的紧张轻柔易断 不管

    整个的强大欢笑 八月继而释放 狂浪弥漫的无始无终 也就如此一直下去